《雨霖铃》改写散文(两篇)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6 14:36
  • 人已阅读

《雨霖铃》改写雨霖铃窗外的雨声住了,空气中静得恐怖。只有门前那棵古树上的蝉依然不知疲倦的撕扯着沙哑的嗓子,仿佛在宣泄着什么。我无颜面对着冰冷的长亭,潸然泪下。我知道,你要离开了,只是遥望那翻滚着的江水,我就能预感到你牵挂着我的心,凝视着你的双眸,往昔的美好转瞬即逝,只留下满眼的过眼云烟与痴痴的不舍。天宇渐渐暗下来,我们一杯一杯喝着酒,时间一点点流逝。在心里念了一遍又一遍“不要离开”,而我心中那座钟已敲了十二下,内心的空洞开始无限地放大。然而,和蔼的船夫终究过来催促着——出发的时间渐进!我缓缓地、缓缓地站起身,与你并肩走到江边。你转过身,对我伸出那双温暖的手,我用力地握住,期盼着能挽留下你。分明地,你的眼底滑出一颗泪珠,落进了袍领,一颗一颗……突然间,我的眼前变得模糊不清,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紧紧握住你的手,一遍又一遍感受着你的温度。让我的手心里留有你的气息。往后只要一瞥手掌便能感觉到,你依然陪着我!紧握的双手被迫一点点分离。我只感觉到周围空气的冰冷。眼前的雾霭正一点点阻挡我的视线。你走了,那一叶兰舟载你驶向远处。你要到哪儿去呢?在那遥远的地方,你会像曾经一样幸福快乐吗?但愿是吧。你离开以后,也不要太记挂我。我就在这一方土地上简单地过日子,细数过去的美好回忆,想象未来的缤纷岁月……倘若以后,我们再度相遇,也是命中注定的吧!今天,我们一醉别离,不知道明天的我们是否能酒醒,酒醒过后又会在哪里相遇。在这冷落凄清的深秋,口含离别的苦涩,心中怎能不充斥着感伤!……我抬头,空中已挂上一轮残月,西风惨淡,杨柳依依。这徐风拂来,本该令人心旷神怡,如今却让我倍感清冷!就这样呆坐着冥想了一夜。直到清晨的风吹醒了我。我睁眼,江上空无一人。我这才悲伤地发现,原来昨晚的别离不是一场梦境。可是,你可曾知道,这一别离,一去就是几年,别后蜂拥而至的是无尽的寂寞与愁苦,年华虚度。后会无期的忧闷,别后愁思的积压,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即便是有千种风情,又叫我能向谁倾诉,向谁抒怀呢!第二篇:?京都汴梁郊外,在那个深秋的傍晚,天空也是灰的颜色,如少年的心情,只剩下无尽的绝望。“为什么终究要走?”耳旁仿佛又想起她一遍遍的追问,而自己所能回答她的却只有一次次的叹息,可是因长长的叹息太怅惘、幽凉,她今早的眼神才无比的无望,也是今早,他才明白,原来那双记忆中总是充满着希望、欢乐和自信的凤目失去了神采竟是如此的凄婉动人,他何忍再看?????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,残留在帐上的水滴顺着毡布一滴滴滑落、飞溅,一时间青黄交映的草地上盛开出朵朵晶莹的水花,清响不绝于耳。帐内少年缓望苍白的帐子映着少女长白的脸。细柳黛眉,秋水盈然,肤若凝脂,贝齿红唇,青丝散乱也不觉,犹自强颜欢笑?。他心中剧痛,在无法看下去,慌乱地低头,发觉手还端着少女刚斟好的美酒,一饮而尽,怎奈酒入愁肠却尽是苦涩。帐外传来凄凉而短促的蝉鸣,像是在为他们伤别而哭泣。???“快上船吧,要开船了!”艄公虽然不忍,却仍不得不狠下心再次催促。他知道一定要走了。方缓缓站起,少女一惊,随他站起,一双秋水直直的望着他,泪却再也忍不住滑落面庞,贝齿紧咬着红唇似乎在努力抑制着不哭出声来,以致身子也微微的颤抖,刹那间,心已碎。????站在船头,两人双手紧紧握住,久久不肯松开,再次对望,原来双方都已泪眼朦胧,竟一句话已说不出。????船开了,人渐渐远去,少年始终站在船头,望着岸边久久伫立的伊人,手一直保持着拉的动作,一时竟忘记放下,直到再不见一丝倩影,一切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暮霭中。????坐在舱中,只能借酒消愁,幸运的是,他醉得很快,醉梦中一遍遍浮现出少女的脸。忽然惊醒,口中呼唤着少女的名字,却不闻回应,茫然四顾,伊人在何处?只看到岸边晓风吹动的杨柳和天边那一钩残月。在这萧瑟冷落的秋,风是凉的,残酷的让他清醒,霎时间离开情人的寂寞、凄凉一起涌上心头,再美的景色也形同虚设了。抱起一旁的酒坛仰面饮下,剧烈地咳嗽了几声,苦涩的笑一溢出嘴角。闭目半躺,几声鸟鸣伴随着少年恍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惚间低低地吟唱:???“?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雾霭沉沉楚天阔。????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
上一篇:CEO马拉松感言

下一篇:没有了